2020年,新媒体的困境!

1

微信公众平台上线后,巨头们都推出了开放平台,新媒体人在这一趋势下应时而生,新媒体行业甚是红火。而现在,八年过去了,内容领域竞争激烈,新媒体人的光环早已不在,他们究竟该何如何从?

2012年8月23日,一个可以用来群发消息的开放平台正式上线,后来官方将它定义为「微信公众平台」。

随后,头条号、百家号、企鹅号、大鱼号、凤凰号、一点号、搜狐自媒体……相继推出了各自的开放平台。一大批借此平台从事编辑、创作、运营、推广、营销的从业者被定义为新媒体从业者。

也是在同一年,680万的大学生从全国各地的高校毕业。其中很大一部分进入了新媒体行业。

2020年,这群毕业的大学生群体迎来了而立之年,而微信公众号也突破了2000万。

8年的时间,无论是从业者还是新媒体形态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有人从书生少年变成了中年大叔,有的从垂直小号变成了百万大号矩阵,有的则直接放弃了图文写作转向了做短视频。

在流量红利消退、读者阅读口味多变以及竞争越来越激烈的当下,新媒体从业者们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焦虑。这种焦虑既来自于大环境也来自于个人。

本文将从以下四个方面对新媒体行业作一些个人的分析和思考:

  • 新媒体运营者的困境和出路;

  • 注意力套利时代的终结;

  • 内容升级的转型考验;

  • 网红直播的影响。

首先,简单分析一下为什么从业者越来越焦虑。这种焦虑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专业层面,另一个是职业发展层面。

如果你是一个刚刚入行的从业者,大可不必有任何苦恼,因为对你而言,一切都是新的,一切都是可以学习的。只要掌握基本的文案写作、编辑、排版技巧,认认真真完成领导安排的任务,不会有太多的困惑。

而对于一个中高级的运营者而言(非管理者)就复杂的多。除了日常那些必要的PR稿(包括产品更新、领导演讲、公司获奖、媒体报道、企业文化等)产出外,还面临着这三个困境。

想象一下,如果你已经在新媒体的领域做了七八年,还是个小职员,且薪水只有咪蒙的助理的五分之一,和你做着相同事情的是一位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此刻你会作何感想,焦虑感和危机感不请自来——因为你随时可能面临着被降薪或淘汰额局面。

从新媒体小编到到运营经理再到运营总监,从编辑到到主编再到总编,新媒体的晋级之路可谓伸手可触。快则一两年就可以把这个行业摸透,慢则三五年就可以成为中高层。因为这是一个高速流转的行业。对于一家企业而言,它可大可小,可以很重要,可以非常边缘。

当我们醉心于新媒体技术带来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时,却忽视了一个重要的事实——人类所拥有的任何一项技术,都不能改变一天只有24小时,以及人类心智吸收信息的能力始终相对恒定的残酷现实。

信息的丰富导致注意力的贫乏。

内容太多,时间不够用了,针对各种内容推送,只能扫一眼、刷一下。在地铁里、在卫生间、在吃饭时、在休息的片刻…… 如果你看什么都习惯于扫一眼、滑一下,那么,时间久了,再「吸睛」的内容,也激发不了大脑中多巴胺的神经刺激。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有2000万新媒体小编,每天都在微博、微信、抖音上做“品牌维护”,刷存在感、制造大量垃圾内容,侵占用户注意力。

从供求端而言,一个热点出来,就会有成千上万的写作者从各种角度去分析、去解读,看似都有道理,也没有人在意对错,只要逻辑能自洽,论据充分。

而从需求端而言,在选择信息的过程中,人的动机、需要、情绪、情感等因素都会起到相当重要的作用。当传播内容能够满足他们的动机和需要,并能够带来愉悦的心理和生理体验时,他们的注意力就会指向和集中到这些内容上来。但当传播内容和数量远远超过了他们的实际需要,并且让他们无从选择时,人们就会不知所措。

最终,每个信息的接收者将会根据自身的生活经验来决定他们所关注的事物。


分享到:
      搜狐汇算是搜狐旗下大数据效果营销平台,拥有搜狐新闻客户端、搜狐视频等多渠道媒体资源及海量数据,覆盖最广泛的互联网及移动互联网人群。 ————————————————————————————
ABUIABACGAAg9e2Z9QUomtzv9wEwbjht

广告投放

ABUIABACGAAg9e2Z9QUoqNqq5wQwbjht

广告服务

ABUIABAEGAAgwcX00AUo27uG9AMwyAE4yAE

微信/热线:18871871197

                  15807157429

ABUIABAEGAAgusX00AUowN2I9QIwyAE4yAE

详询QQ:3002240459

                3002240451

 
 

wx.jpg

广告开户/代运营